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殇剑传说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时尚

自己真的只是一味的抱怨,曾几何时,自己还劝着别人,一味的怨天尤人只是无能的另一面,可是现在自己,也是一样啊,也是一样的无能啊。既然无能,那活

自己真的只是一味的抱怨,曾几何时,自己还劝着别人,一味的怨天尤人只是无能的另一面,可是现在自己,也是一样啊,也是一样的无能啊。既然无能,那活着,还有什么用,还要受着别人的掌控,听从别人的安排,做着属于奴隶做的无能之事么?当闭上眼的那一刹那,连着的心,也关上了应有的繁华。与其过得悲剧,倒不如,走的潇洒,只是,家,那个属于自己的家,那个仅有的牵挂,这个世界,终究是陌生。老人一下慌了神,要是自己把他给骂的想不开了,那自己,还是尽快的自杀,要不然,等待自己的,老人想想都头皮发麻。不同于笑宗宗主的见少识宽,老人的见闻,单单就是在他那个界面,就算只是几十岁,他也会够恐怖的,因为层次不同,接受的思想不同。就好比上流社会和底层阶级,不管是什么,哪方面,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臭小子,快醒过来....啊!”一声痛苦,老人忽的无力倒下。一个模糊的身影,飘飘扬扬从叶烨身体冒出,带着一丝不屑,“弱小的人类,恩,灵珠?”虚影一愣,带着疑惑之意,“人类,闭上你的嘴,如若不然,清如水可以让你生不如死,本座也可以。”这道虚影很模糊,模糊的看不出他是不是真实的存在,隐约间,只能看到那丝丝红色长发,一飘一洒。老人挣扎着想爬起,却似乎力气不够而又倒下,喉间,有着细微的滚动,却发不出半点声响,只是若有若无的呻吟。从未想过,叶烨的身体内,还寄存着如此邪恶的存在,却也是那么可怕的存在,自己,连一丝反抗,也提不起来。倒在地上的叶烨,似乎受到什么力量的控制,慢慢站起,却已经没有半点的生气。老人一颤一颤的眼睛,终究还是闭上,这一切,自己是罪魁祸首,都是自己的错,才会如此。叶烨的魂魄,似乎受到什么指引,慢慢飞出,而漂浮的红发虚影,慢慢靠近,侵入叶烨身体。“人活着,就是受罪,所以,求死之绝,也情有可原。”看着这道小小的灵魂一步一步走出原本属于他的身体,红发虚影原本就有些颤抖的身躯,变得更加的激动。“等这天,已经很久了,清如水,当日你以为将本座斩杀,可曾想到,本座还未死,清如水,自命可以看破未来,可曾有看到,你的五行大使,是一个废物啊。”红发虚影说的很缓很慢,却依旧满满的颤抖,“为什么,为什么本座会被封印,又为何会出现在五行冰晶心的识海?”又忽的想到了什么,意味深长的看着即将属于自己的身躯,“此叶,却非彼叶。”从来不善多言的他,似乎今晚太过兴奋,而多言多语。老人微闭着眼,只有无力的反抗,却是没有任何的力气存在。“呵呵,清如水,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希望,给你的惊喜你会接....什么,怎么可能。”叶烨的心脏处,似乎只是凭空冒出丝丝白光,却有着逐渐扩散的趋势。“就算你临时想通,也已经晚了,现在的你,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反抗我的存....什么,怎么会这样。”用尽力气,想要将叶烨的灵魂赶出身体,却发现明明虚幻的小小魂魄,竟然变得实化。额头处,蓦地一道黑色残剑虚影冒出,带着久违的平和气息。半截残剑忽的冒出,连虚影逆天的胆量也吓得惊慌失措,一瞬间退出抢夺叶烨躯体的欲望。“竟然是他的后人,清如水,你好卑鄙,叶飞霜,哼。”带着不甘,瞬间躲入属于他的那个小角落。胸口处光亮,越散越大,逐渐将叶烨全身包裹,而原本溢出的魂魄,也已经归位,又散发这点点金光。异象,引得笑宗一阵动荡,而笑宗宗主,在时刻,却已经赶到,只有他一个人,才看见里面包裹的,是今天成为自己贵宾的那个小孩。惊愕过后,便是一阵笑意,这子果然不是凡人,便是立即下令,此地全速封锁,而众人,留下的只是浓浓的疑惑。这一切,差点身死的叶烨丝毫未觉,灵珠内,一道绿色气息,又慢慢消散。当他醒来之时,已经又是躺回前些日子所在的那所尊贵奢华的大房间,这里,将作为他以后的住所。虽说人不能他庸俗,太注重外表,可是有享受的时候,还是多多的享受,这里是笑宗给自己的,而且叶烨,也是乐于接受,有便宜不占,那是笨蛋。睁开眼那一瞬间,他好像记得自己不是...睡在草地上的么?怎么又到这里来了,莫非,一个令他害怕的念头冒出。莫非自己梦游了。有些艰难的爬起身,发现自己浑身疼痛,又无力的倒下,至于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他是什么都不记得。难道昨天晚上,有哪个美女眼馋自己的美色,就把自己给那个啥了吧,惊慌的抱紧被子,四处张望,又看了看自己身上,小心的拍了拍胸脯,“还好,衣服还在。”不好意思的摸着肚子,难道说,自己是太饿了,所以才浑身酸疼,恩,肯定是这样。“老爷子,昨天晚上谁把我背回来的。”瞬间穿好衣服,不知从哪掏出一面小镜子,正梳理着自己乱蓬蓬的头发。可是半响,也没听见老人有半点回音。“老爷子。”叶烨有些纳闷,随即又无所谓的一摆手,“这丫恐怕又睡觉去了,猪都比他勤快好多。”又是对着小镜子,有些细心的梳理,今天,那个那个谁谁谁要带自己去看美女,咱可不能有失风范。灵珠内,老人依旧倒在地上,闭着的眼,有着一点点顺心的笑意,却也笑的那么艰难。“不吃饭了。天天吃,我都嫌烦了。”得瑟的两声大笑,也不管身上还是酸痛,快速起身。“咕咕。”不好意思的摸着肚子,“怎么就有你这么勤快的大哥呢,一天不工作就反抗,”无奈的摇着头,算了,吃点吧。“来人,准备好吃的,开饭了。”等到再出来的时候,已是正午时分,火速赶往昨天约定的草地上,远远望见正坐在草地上发呆中的小姑娘。叶烨这下是真的不好意思了,看着情形,人家小姑娘貌似等了不止一小会。“嗨!月儿,这么早啊。”摸着头,一副故作惊讶的表情。绿衣小姑娘一愣,有些气鼓鼓的看着叶烨,“还早啊?太阳都快下山了。”“哎呀,对哦,我怎么没发现了,没事没事,快带我去看美女吧。”迅速将小姑娘拉起,再不去,天就黑了。“什么?”一把挣脱被叶烨抓着的小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个大坏蛋,你说什么?”“额,”有些不知所措的摸着头,貌似说的太过了,“我说,快带我去看美景吧。”“哦,看美景啊,我还以为...”看着叶烨的眼神,有那么一点戒备。“以为什么以为,再不走,天就黑了。”不知从哪个角度伸出的手,直接抓着小姑娘就跑,也不管小姑娘是不是在反抗,就那么死命抓着。“坏蛋,你放开我。”用力的想要挣扎出来,却悲剧的发现,自己竟然没他那么大的力气,通红的脸上,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羞的。一路风驰电掣,看的周围的人都有些惊讶,还有的,那是指指点点,虽然小声,但还是能猜出来在说些什么,搞的小姑娘小脸越发娇红。“坏蛋,流氓,你要再不松手,我就要叫了。”“叫吧,叫破喉咙也没用。”叶烨很得意,连你们宗主见到我都不敢说我什么不是,更何况是那些弟子呢。“流氓,我真叫了,”可是,人家叶烨就是不为所动。“救命啊,来人救救我啊,救命啊。”这一叫,直接将整座山都轰动了,一大群人迅速将叶烨围住,更有甚,已经拔剑而怒视。竟然敢光明正大的强抢少女,叔叔能忍,婶婶也忍不住啊。结果,越来越多的女女将男的逼退,怒视叶烨。不过,叶烨也乐意,反正自己是来看美女的,管他什么效果,只是,叶烨失望了,根本就不是美女,认同的是,的确女的比男的多。“大胆小贼,还不放开二长老的孙女。”似乎有人实在见不得叶烨的模样,强抢少女竟然还不以为意。借着这一瞬的空隙,绿衣女女慌忙挣脱叶烨的手掌,急忙躲入一位黄衣女女的身后,“芙蓉姐姐,呜呜呜。”掩着脸,委屈的大哭了起来。这名黄衣女女,名叫芙蓉的,好像并不是女女,而是妇女,正有些安慰的摸着小姑娘的头,另一面,似乎就要将叶烨吃下去。这一情形,更是将一大群人惹怒,竟然将自家的小师妹给惹哭了。叶烨也是一愣,怎么真的哭了,自己貌似没对她怎么样吧。“这个人是谁,大家谁认识,交给他的师傅处置,为月儿师妹讨个公道。”宗门之类严禁打斗,除非是双方都答应,来场公平对决。现在很明显,怎么看怎么不公平。自己这边一大群人,可是对方貌似只有一个,还是个少年,虽然是个小色狼,但是,自己还是不能以多欺少。“大家谁认识他?”“谁认识?”“有谁认识他的?”.....人群中,传来淡淡骚动,结果,硬是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人是奸细。”不知道是谁开口喊出,结果一瞬间,所有人都拔剑防备。“围起来,快去禀报宗门长老。”黄色衣服的芙蓉妹一声命令,貌似还是个小领头,众人随即拔剑四面八方围起,当真是外三层。外面还有三层。“误会,大家误会了,我是新来的。”叶烨有些郁闷,自己现在可不能搞出什么事来,只是,我是来看美女的,怎么尽是些母狮子啊。“新来的,谁能证明,大家谁认识他。”将小姑娘放在身后,又小心将剑收起,拨了拨挡住自己眼睛的头发,叶烨还来不及松口气,两把剑又瞬间指了过来。叶烨小脸禁不住颤抖,刚刚不是问了么,怎么又问,敢情是故意的。“月儿认识我,不信你问她,月儿。”指着躲在黄衣女子身后的月儿,有一点庆幸,也有那么一点不详的念头。黄衣女子眉头微微一皱,俯下身,看着还在嘤嘤抽泣的小姑娘,闪过一丝疼爱,“月儿不哭了,不怕,告诉姐姐,你认识他吗?”“额,是姐姐吗?大妈就大妈呗。”叶烨嗤之以鼻,都是妇女了,还装嫩,很很的鄙视。哭泣的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感情,看着叶烨,竟然有着一丝怨恨,将叶烨吓了一跳,很明显的结果。“我不认识他,不认识。”“啥,月儿,你可不能这么绝情啊,”正待冲出,一把剑拦住了他的去路,又是那个大妈,拿着剑指着自己。“你们先送月儿回去,今天替宗门抓了个奸细,宗门一定会重赏咱们的。”叶烨火了,自己招惹到你了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我。“我说你大妈是不是没脑子啊,明显就是认识,你还硬是拦着我,都说胸大无脑,你他么怎么,算了,连胸都没有。”四周传来淡淡笑声,而黄衣女子,却是被气的脸都发紫。“混蛋我杀了你。”举起手中的剑,似乎就要将其斩杀。“停,停下。”急忙摆着手,“先停下,听我说,笑虚天跟我很熟,你们别来惹我。”“竟敢直呼宗主大名,大家一起将他拿下。”这下只是一扬手中的剑,周围的人已经冲了上来。“笑虚天真的....”“拿下。”“大妈,你个老巫婆,丑八怪,就一大妈,还给我装嫩,大妈,你大爷的。”叶烨真的火了,就算打不过你们这么多人,难道你们还可以碰到我。“啊!拿下他。”只是,原地早已没有叶烨的身影。远处,正准备出手的笑虚天和二长老都是一愣,相互一视,眼里皆是震惊。一路上有些安静的飞走,话说,暴风雨来临之前,都是平静的。“你该死。”叶烨不是怪绿衣小姑娘装作不认识自己,这可以当做赌气来解释,可是,那个眼神,那个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神,叶烨受不了那种眼神。那也是叶烨讨厌恨的那种眼神。但是,叶烨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那种眼神充满恨意,那种陌生人而怨恨的眼神。“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双目闪过一丝狠厉,既然如此,看来我对你的善心,也该熄灭了。虽说叶烨是要扬言将笑宗灰飞烟灭,可是对于那可对自己挺好的月儿下手的话,还是会不忍心,只是现在,可就没什么不好下手的了。踩在树叶上,又迅速被树叶弹开,他也不知道,这是要去哪儿,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暂时还不会离开笑宗。————————风,轻轻吹着,二长老和笑虚天,各有所思。不同的是,一个疑惑的厉害,一个,却是激动的紧张。“宗主,那个孩子,到底是谁,怎么可能那么厉害。”对着笑宗宗主一拜,目光有些迟疑,望着笑虚天,似乎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是啊,真厉害。”笑宗笑虚天似乎没察觉到二长老语气的怀疑,有些意味深长,还带着丝丝激动。“会不会是邪人派来的奸细,要是这....”“不可能。”微微一怒,吓的二长老一颤。似乎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太过分了,又变得有些缓和,“好了,老二,别猜了,那个少年,我们或许以后,还需要他的帮助,好好对待,得到的回报,是你永远也想不到的好。”又是意味深长的看着叶烨远去的方向,一个瞬间,消失不见。————————远处传来的‘哗哗’水声,将叶烨内心的无名之火稍稍平息。瀑布,这是叶烨的个念头,不记得是多久之前,自己也是在瀑布之边,看到了老人,还看到了那么牛逼的打斗。一回想当日的情景,叶烨现在都还是想笑。当日自己那么窝囊样,可真丢人了。嘴角带着淡淡笑意,有着一点温馨之意。“去消消火吧。”顺着水流之声,快速奔去。远远望去,就那远远望去,让叶烨想死的心都有。“丫的,坑爹啊,我瀑你个布。”这哪是瀑布,不,连小河都不是,就是一条小溪...都不如。只是有着一丝细细的水流,沿着参差不齐的石头小缝,缓缓流下。随意的往地上一坐,丫的,本来是打算来洗个澡的,谁曾料想,这根本就没有什么瀑布,还搞得这么大的流水声。忽的又想到了什么,看着眼前的小溪,诡异的一笑,看来,这个东西并不是很难得。接着,更是诡异的,整个人消失在小溪旁。“老爷子还说障眼法在这个界面没有,忽悠人还是。”看着眼前庞大而雄伟的大瀑布,叶烨很得意,虽然不知道是谁这么无聊在这里设下障眼法来迷惑别人,不过总归,还是迷惑不了自己,嘿嘿,正准备脱下衣服跳下去洗洗澡的时候,异变突生。“你是谁?”声音透着点点幼稚的味道,满是戒备,又满是疑惑。还来不及得瑟一会,一把细剑已经指着自己喉间,快的,连叶烨都不知道这是不是幻觉,高手,一定是个高手,可是当他举起双手缓缓回身一看,叶烨自卑了,这是一位少女,好吧,这只是个小女孩。一身白衣胜雪,其他的,恩,还是白,在其他的,恩,看不出什么了。因为看着年纪,如果是真的,也多不会超过十岁。不过叶烨可不会认为这位少女才这么大,哪有比自己还要厉害的人存在,自己可是天才中的天才体质。所以,叶烨很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个女孩,是个老妖婆,运用高强的修为,掩饰自己的容貌。而且,叶烨也只敢相信这个理由,也只愿意相信这个理由。“误会,我只是无意间走进来的,我听见这里有水声,就跑过来看看,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的。”很乖巧的举着双手,一张小脸透着老实的委屈。似乎被叶烨的外表所蒙蔽,慢慢将剑收回,但叶烨竟然没有看到,她收回的剑放回哪里去了。于是,也只能更加肯定的认为,这是个老妖婆,还是个装嫩的老妖婆。“你是谁的弟子,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我....我是新来的,师傅叫我自己熟悉熟悉山上,所以我就到处走走,结果我听到这里有好大的水声,我就跑过来看看,不知不觉就到了这里,可是,这里是哪里我都不知道,然后,就碰见了前辈。”小心的放下手,紧紧握着,似乎生怕眼前女女不知道自己很紧张。“前辈?你叫我前辈啊?”白衣女子有些惊诧,貌似自己,比他小的太多了吧。不叫你前辈,难道还叫你姐姐啊,老妖婆,叶烨很是鄙视,虽然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是你也变的那么年轻啊,“恩,前辈,师傅说,对年长的人,都要叫做前辈。”白衣女女有些微怒,一插小腰,煞是可爱,只是,叶烨,却有些恶心,“不许叫我前辈,我不大,才九岁,不过,你可以叫我师姐。”“额,前辈真爱开玩笑。”不好意思的摸着头,一副我信你才怪的表情。“没有开玩笑,不信你去问师傅,宗主就是我师傅,你可以去问问他,而且,所有弟子都知道我才九岁,你新来的,没见过我,我就不怪你了,但是你现在知道了,就叫我师姐吧。”似乎想要责怪叶烨,不过看见后者老实的面孔,还是不忍心。叶烨的瞳孔忽的放大,甚至满布整个眼眶,九岁的言谈举止,怎么如此成熟稳重,“真的是九岁?”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轰的一声大响,整个身躯不听使唤的就要摔倒,吓得白衣女女连忙扶住,“怎么可能?你骗我吧,我应该才是天才的。”“你怎么了,没事吧。”看着叶烨越发苍白的脸色,白衣女女有些惊慌,不知从哪掏出一枚丹药,塞入叶烨嘴里,眼里,有那么些担忧。“别碰我。”一把将白衣女女推开,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语:“怎么可能只有九岁,九岁怎么可能那么厉害。”一直以来,叶烨都把自己当成人,除了自己未曾某面的三个主人外,此刻,却出现了撼动自己的地位的人,一直以来的顺风顺水,让他忘记了,他还只是凡人一个,忽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我以为我是谁,你以为,你是谁?别太高看自己。(学业被拉下了,不能继续写了,抱歉)

吉林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
佳木斯男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
运城知名白癜风专科医院
大连怎么治疗盆腔炎盆腔炎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