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地球一个修仙者 第七二五章 给大爷让座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历史

地球一个修仙者 第七二五章 给大爷让座崇真酒楼,在青洲来説只算一个xiǎo有名气的中等酒楼。xiǎo有名气,一是因为它经营时间

地球一个修仙者 第七二五章 给大爷让座

崇真酒楼,在青洲来説只算一个xiǎo有名气的中等酒楼。

xiǎo有名气,一是因为它经营时间不短,据説有百年时间了,二是因为它独供一种‘火烈酒’而出名。

火烈酒,顾名思义,这种元酒很烈,喝进肚子里如一蓬火焰升腾,不过,之后却让人大汗淋漓,大感畅快。

这种酒,论价格是无法与百果酿相比的,却又比苦棘酒贵,而且因为它的独特,只在崇真酒楼供应,很受男修士欢迎,同时,也将酒楼的名气打响了。

许多的男修士都喜欢这种烈性元酒,所以这里男人居多,女修很少光顾的。

不过,却是例外。

她来这里消费过一次,喜欢上了一道‘水煮银月鱼’的菜,觉得在大厨的烹饪下,这道菜很合她的胃口。所以,她是只带着吃的胃口来的,不喝酒。

三楼临窗的一处雅座。

张卫东、、重江鹤、林庆云四人就座,才diǎn完菜肴和火烈酒,只等伙计端上来了。

就饶有兴致的介绍道:“‘水煮银月鱼’这道菜可好吃了,师弟,一会儿你们尝尝就知道了。不过,就是这些酒楼的菜都很贵,一道至少在上千晶币,据説还有过价值一百块下品元晶石的菜,也不知道卖不卖得出去。”

“掌柜的,一道菜一百块下品元晶石,这谁吃得起?”林庆云吃惊道。

他之前才是练气修士,囊中羞涩,从来就没舍得进酒楼,今天还是次的。

“一百块下品元晶石虽然很多,对金丹真人也是一笔巨资,不过。这只是酒楼想出的宣传手段,真正的,不一定有人去的diǎn那道菜的。元晶石可是好东西,市面上基很少会流通它的。”重江鹤笑説道。“不提它蕴涵的极为精纯的元气,非常容易被吸收,时间长了,对突破瓶颈也有不xiǎo帮助,这可是宝贝。并且,每一处传送阵几乎都要元晶石才能启动。传送的距离越远,所需要的元晶石越多,尤其是金丹真人,是离不开它。”

许多金丹真人在追寻自己的仙途,不会在一处地方呆到老死。

而机缘。并不是想遇到就有的,得你去寻找。所以,他们往往喜欢去很遥远的地方,云游四海。这是一种磨练,也是寻找机缘的必经之路。

如慕容龙这样的城主,虽然固守一地,但他仍旧在寻找机缘。利用手中的权势,尽量的谋求修仙资源,为自己晋升金丹中期而准备。一旦他成为金丹中期的真人,那么。想再进一步至金丹后期,那就不容易了,必须重新寻找出路。

一个青洲城,或许可以养得起几名金丹初期的真人。但根养不起一名金丹中期的。

传送阵,便能帮他们实现梦想。瞬息之间。他们就可能置身十万里、百万里,甚至亿万里之遥的异域。

那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却可能是机缘所在的地方。

修仙的世界,无边无际,每一寸土地上总可能孕育着奇迹。

“重师兄,您説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吗?”林庆云很是好奇。

重江鹤笑了笑,説道:“精彩是一定的,但精彩往往伴随着同样的危险。仙途之上,必定坎坷。”

“重师兄,你远去过什么地方?”也好奇问道。

“説来惭愧,仅五城之地,这还是跟随师傅去的,连金爪神鹰堡这范围都未踏遍。”重江鹤有diǎn遗憾的説道。“不过,将来我一定要踏遍整个暴风海,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重师兄一定能如愿的。”林庆云羡慕道。

“但愿吧——”重江鹤笑了笑。

暴风海无边大,没人知道它的边际在哪。所以,就算对金丹真人来説,在有生之年能踏遍暴风海,这都是难以想像的。

或许,林庆云根不信重江鹤能如愿。

不説传送费用之昂贵,很难一路传送下去,就説修为,要有一定的自保之力,那必须是金丹以上的实力。这一diǎn重江鹤暂时就办不到。

张卫东在一旁很安静,笑眯眯的听着几人的对话,并不插嘴。

他对这个世界有了一定的了解,尽管和所知有一定的差距。不过,大体方向上是一致的。

他在想着,离开青洲后,到山海城,然后等待时机就进入暴风海,寻找回到青莲大6的路。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人知道青莲大6在哪,天剑门、魔宗、红鸾天宫、上清派为何物。

而这一路肯定危险重重,艰难、险阻遍布。不过,这些危险挡不住他的步伐。当然了,他得做好充足的准备,尽量的多提升实力,这个得好好谋划一下。

“对了,师弟,你呢?你的梦想是什么?”正安静着,却不放过他,询问了起来。

张卫东愣了下,笑着反问道:“师姐你呢,你的未来想是什么样的?”

“我?我想到处走走,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大,有多奇,有多精彩,这是我从xiǎo就立的志向。可惜,师傅总以我的修为不高,根不让人单枪匹马进入暴风海。”微笑道。

张卫东马上竖起拇指,赞道:“师姐的梦想很精彩。不过,想要踏遍暴风海并不难——”

“不难?”翻了下白眼。

张卫东含笑diǎn头,道:“对,是不难。只要修为足够高,或许瞬间就可以出现在百十万里之外,再远的地方,片刻就到了。”

“师弟説要成为金丹真人么?”心思玲珑。

“我指的不止是金丹真人,金丹只上,你们都知道了还有元婴一境,而谁又知道,元婴之上,又该是什么境界呢?假若有一天。立足这一界的,就会现,或许世界之外,还有更大的世界。”张卫东摇头説道。

“会有吗?”有diǎn怀疑,接着叹气了。“只是,要结金丹都难上加难,更何况元婴期——”

“一定会。”张卫东肯定的説道。

“张兄志向远大,非常人可比。”重江鹤佩服的説道。

张卫东却笑道:“志向是虚的,我只是知道的比你们多一些。看的才远一diǎn,对一些东西少了敬畏。”

这话除了张卫东,重江鹤、等三人无法理解,他们只是以为张卫东有感而,并不指具体的。

实话説。万妖血池之行,他们几人被震撼的不轻,眼界豁然开朗

。原来,金丹之上居然还有元婴期一境,寿元一千八百载,这让他们十分惊喜,似乎看清了前进的方向。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张卫东不仅见过元婴真君一级的高手,更亲手灭掉两位,还和两位结拜成了异姓兄弟。

从更高的角度看待,自然心胸开阔。

张卫东以老疯子、伏罗老祖二人为努力目标。如今正在追赶着。

他不仅要凝结金丹,更要丹破婴生,之后,他还要追求元婴之上的境界。追求长生的仙人之境。

成仙,是他终的目标!

众人闲聊了一会儿。楼上又多了几拨客人,雅座都满了。他们干脆便东拉西扯,听重江鹤、介绍金爪神鹰堡内一些事情。

菜肴6续上桌了,烈火酒也上了,一人一xiǎo坛,一斤左右。

这酒楼价格昂贵的菜肴,在经过精心烹饪后,元气未失、精气内敛,而且味道特别的美味,张卫东尝了尝,赞不绝口。

之前生食血蛇肉,以为那就很美味了。但现在再一尝久违的味道,才知道,那些血蛇肉实在浪费了。

一个人守着一盘银月鱼肉,吃的也是津津有味,没人和她去抢。

一口百花酿,一口鱼肉,她也不在意什么礼仪和矜持了,自得其乐。

“这酒不错,真够猛烈的!”张卫东喝了一口烈火酒,半响后才赞叹道。“虽然品质方面差了些,不过滋味独特,喝进肚子里如一团烈火灼烧,却让人感觉无比的畅快、惬意。”

他额头和身上都出汗了,这是自修炼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然而这汗一出,他却感觉浑身轻松,似乎放下一包袱似的。

重江鹤、林庆云二人也是红着脸,大汗淋漓。

“好酒,一会儿多打几斤带上。”重江鹤大笑道。“伙计——”

一名在旁伺候的伙计忙过来听着:“客官有何吩咐?”

“给我来十斤火烈酒,一会儿带走。”重江鹤很是喜欢这酒。

伙计却为难道:“客官,真是不好意思。这酒太少了,所以每名客官每次只能消费一斤,多半斤也没有。”

“什么,还有你们这么做生意的?怕我们没晶币吗?”林庆云一听这话,顿时不满道。

伙计讪讪的赔笑着:“客官误会了,当然不是。”

“xiǎo子,你们崇真楼的规矩都不知道,次来吧?”这时,隔壁一桌上,一名筑基八层的修为对几人笑道。

“哦?这位师兄好,不知这酒楼还有什么规矩?”重江鹤心中一动,问道。

“每名顾客每次只有一斤的烈火酒,多了就算你出一百万晶币也不卖。要想强来,嘿,这酒楼名字叫什么?”这人嘿嘿笑着道。

“崇真?”

“不错,崇真师兄可是青洲老资格的筑基大圆满了,谁敢闹事?老弟,喝酒就安分diǎn儿,可别到时候难堪。”

“这位师兄説笑了,既然有这规矩,咱遵守就是了。”重江鹤淡淡一笑,説道。“多谢提醒。”

那人摆了摆手,和桌上的人喝了起来,不搭理这边了。

“这一家中等规模的酒楼背后居然有一名筑基大圆满修士,不可思议。”惊讶道。

“正好碰上了,不用理会这些,来,继续吃喝。”张卫东笑了笑。

筑基大圆满修士在青洲也是极少的,但这种规模的酒楼却有不少,只能説是巧合。

“砰砰砰——”有几人气势十足的上楼了。

“伙计,滚过来,给我们腾出一张桌子来!”其中一人大声喊道。

而这时,楼上雅座都满了,没一处空的。

伙计一看,顿时赔笑道:“各位客官,实在不好意思,楼上雅座都满了,您看能否稍等下,先喝口茶,润润喉咙。”

“润你吗的头,那靠窗的位置给大爷腾出来,让他们滚!”然而,那人却不好説话,一指张卫东四人的位置,大骂道。

张卫东四人一愣,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这名伙计愣了下,随即腰一直,脸色不善了,冷笑道:“敢情几位是来崇真酒楼找茬的?瞎了你们的狗眼,也不看看这是谁开的酒楼?马上滚,不然,一会儿你们想滚也滚不了了。”

ps:更到,天道继续码第二更。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