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创业公司是否存在合同工问题

2019年03月07日 栏目:法律

创业公司是否存在合同工问题? Uber这种市场型创业企业的员工应该如何定性?临时工还是正式员工,又或者是游走在两者之间的职业角色?如果你干着

创业公司是否存在合同工问题? Uber这种市场型创业企业的员工应该如何定性?临时工还是正式员工,又或者是游走在两者之间的职业角色?如果你干着正式员工的活却拿着临时工的合同,该怎么办?

本文讲述的是美国硅谷的市场型创业公司的用工问题,这些平台上的服务人员虽然与企业签订了用工合同,但并不属于正式员工,但是他们的工作却和正式员工一样。中国的此类企业正在不断地出现,相关问题也会越来越多,或许可以给中国的创业者一些启发。

原文地址:New York Magazine,本译文首发于创之(o)。

今年早些时候,我雇用了一名清洁工。我一般并不请清洁工,但是我的住所实在太乱,工作又十分繁忙,我在 Facebook 上看到一则好得令人难以置信的信息: 一家位于旧金山的创业公司 Homejoy 正以 19 美元的价格在湾区提供清洁服务(并非 19 美元一间房或一小时。总共就 19 美元)所以我通过 Homejoy 站进行了预约,一天后,一名年轻清洁工就来到了我家。

在他拿工具时,我们简单聊了几句。我问他住在哪儿,他说:「我目前住在奥克兰的一家收容所。」我停顿了一下,不确定自己是否听明白了。收容所?这名清洁工受雇于一家从 Google Ventures 等久富盛名的风险投资基金融资 4000 万美元的公司,使用有潜在危害的清洗剂在我家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他竟然无家可归?

事实表明,确实如此。我将这件事告诉湾区的朋友时,听到了更加震惊的事:他们请的几名 Homejoy 清洁工也同样无家可归。

为了弄明白一家现金流充裕的科技创业公司怎么会有无家可归的员工,我得知自己通过 Homejoy 雇用的清洁工是不是 Homejoy 的正式员工。像其他很多创业公司一样,因为 Homejoy 没有雇用任何正式清洁工,Homejoy 使用大量的合同工来处理顾客的订单。据 Homejoy 所说,它只是络中间商使寻求清洁服务的人找到愿意提供服务的人。打扫书架的清洁工看起来貌似是在为 Homejoy 工作,但他其实是其他公司的员工。如华盛顿邮报所说,「Homejoy 只是将一群独立提供清洁服务的人员组织起来而已。」

Uber 估值 180 亿美元,Airbnb 价值 100 亿美元,而且每天还有新的仿效者不断出现,硅谷显然已迷恋上中间商模式。SherpaVentures 风险投资公司投资过诸如 Washio (Uber 洗衣), BloomThat (Uber 鲜花)Shyp (Uber 包装) 等创业公司,它的一项近研究估算,风险投资家仅 2013 年就投资了 16 亿美元在所谓的「应需」型创业公司上。SherpaVentures 预测,这些公司所采用的所谓「自由市场」或「管理服务」劳工模式将会改变律师、医疗保健、投资银行等行业,导致做传统式全职工作或兼职工作的人员减少。从公司角度看,这是一件好事。

「长远看,钟点工对参与的各方而言效率都十分低,」报告显示。

但评论家日益认为这种自由模式被滥用了:工作人员貌似正式员工,却没法享受任何正式员工的福利待遇。部分硅谷人士开始担忧,如果创业公司与存在已久的劳动准则发生冲突,那么它们对合同工的过度依赖可能会反过来困扰它们。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这些雄心壮志的准则破坏者自己将可能面临严重的混乱。

一名前 Homejoy 员工(因担心现任雇主报复而要求匿名)告诉我:他与 Homejoy 签约时,得到一套清洁工具、一件制服以及在 Homejoy 员工工作处开展的培训课程。他说,公司让他制定自己的时间表,但鼓励他在特定日期工作。尽管他赞赏 Homejoy 在他没有任何专业清洁经验时提供工作给他,但是现在却对公司不为独立合同工购买如工伤保险等保险的政策表示异议。

「坦白讲,我认为这不公平,」前员工说。「在任何工作过的地方,我都将自己视作一名正式员工。」

欢迎来到 1099 经济

在今年的 TechCrunch Disrupt 会议上,我次听说「1099 经济」,它并非用于贬义,而是用于赞扬硅谷创业公司创新式的劳工实践。当你从这些公司其中一家预约一项服务时,得到报酬提供服务的人并不填写 W-2 纳税申报表(美国一种纳税表格),原因是因为他们并没有被这家公司正式雇用。他们填写独立合同工表,即 1099-MISC 纳税申报表。1099 型公司中的是诸如 Uber 和 Lyft 这样随需应变的叫车服务,但也有很多其他类型公司,如 Homejoy、Handy、Postmates、 Spoonrocket、TaskRabbit、DoorDash 以及 Washio 等。所有这些公司都使用相似的用语来形容它们的劳工模式——例如「平台」、「供应商络」、或「XX 行业的 Uber」等。

作为采用 1099 模式成功的创业公司之一,Homejoy 坚持认为这种方式对员工更好。总裁 Adora Cheung 在电子邮件采访时说:「我们的合作者可以自由创造他们的所有可能性及工作范围。这种灵活性是这个平台主要的吸引力之一。」(对于无家可归的清洁工,Homejoy 认为湾区合同工平均每小时赚取 17 到 20 美元,远高于工资水平。「我们同情经济困难的人,但是认为将此事与 Homejoy 站或其劳工实践联系起来没有任何意义,」Cheung 说。)

对于试图在竞争激烈的科技行业取得成功的创业公司来说,选择 1099 合同工而非 W-2 工薪族的好处十分明显。选择 1099 合同工可大幅降低成本,因为你只需为合同工提供服务的时间付费,而不需为他们的午休时间、交通及假期买单。合同工没有资格享受保健福利、失业保险、工伤赔偿或退休计划。合同工如果搞砸了,他们不会被解雇,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从未被雇用过。他们只会在络上被删除掉,而生活还将继续。

换句话说,1099 经济几乎完全是按高速发展的创业公司的需求而定制——成本更低,更少,可以快速发展并减少劳动力——但是这样对工作人员好吗?

这取决于问的是谁。Freestyle Capital 的一位风险投资人 Josh Felser 解释说,创业公司员工通常「分为三类人。」「类是掌控时间型合同工。这类人似乎对现状很满意。第二类是全职员工。第三类是中间群体——他们如全职员工一样工作,但是按合同工获得报酬。这类人被剥夺了正当权利。」

那什么是员工呢?

「合同工」及「正式员工」的具体界定是一个争议性问题。就美国而言,美国国税局有一套「20 因素测试」来判断公司将其服务提供者视作合同工还是正式员工。其中大多数因素都与公司对员工的监管程度有关。员工是否要按公司设定的时间表上班?公司是否要求员工穿制服、接受工作培训或使用公司提供的工具?如果是,那么 1099 员工可能会被归类为一名 W-2 员工——公司则可能需要补交数千美元的工资税。(这种不当地使用自由职业者代替正式员工的行为到底有多广泛?很难说,但是全国就业法律工程近一项报道声称,由于员工的错误归类「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每年损失了数十亿美元的税收」。)

这些公司使用的宣传资料使事情更加复杂。例如,Homejoy 站的主页显示提供「可信、实惠、方便的家庭清洁与服务,」却并未提及这些服务并非由 Homejoy 员工提供这一事实。(要知道这一点,你得阅读公司「关于」页面下方以小字体显示的免责声明。)公司近期在 Craigslist 广告站上发布寻找新清洁工的广告也并未提及其独立合同工模式。广告只写道「加入我们的专业清洁团队吧!」丝毫未说明看到这则广告来应聘的人事实上根本不会被邀请加入「一个团队」,而是将成为 Homejoy 平台上的一名自由合同工。

在某些行业,独立合同工模式行得通——成为一名 UberX 司机的吸引力之一就是你可以自己安排时间。但是当公司开始像正式员工一样管理他们的合同工的时候,麻烦就随之而来。近,一群纽约的 Uber 司机威胁道,如果 Uber 继续降低本来就已经低价的 UberX 车费来抢夺黑车司机的生意并使他们处于不利地位的话,他们就将不再提供服务。终,Uber 放弃之前的主张,撤销相关政策使司机自行选择车费价格。

「这是很多因素的平衡,」Skadden, Arps 的一位劳动就业律师 David Schwartz 对于合同工/雇员问题如此说道。「但是管理者看到的大都是:这些服务提供去哪里了?你受到了多少监管?你对这个项目投入了多少时间?」Schwartz 还说:「如果这个人十分依赖于某公司提供的工作,那就开始看起来像一种就业形势。」

至少有一家应需创业公司 对于可能的法律变动制定了应急方案。这家公司的服务条款声明「一旦发现 对于与您使用的用户服务相关的任何税款或代扣税款负有法律,您需立即补交并付给 相同数额赔款,包括利息及任何相关罚金。」换句话说,如果 被迫将其合同工归类为正式员工,其顾客,不是公司本身,将为任何额外的成本买单。

合同工作的双向性

Spoonrocket 是一家在旧金山湾区提供 10 到 15 分钟短途廉价快餐的公司,它的发展将建立在现有规则不变的情况下。它的送餐员都是独立合同工,每送一次餐赚取一笔固定报酬(该公司估算大多数送餐员每小时可赚 10 到 25 美元)。尽管 Spoonrocket 一向按小时支付送餐员报酬且将印有 Spoonrocket 标志的汽车借给他们用于送餐,它终还是决定让合同工使用他们自己的交通工具。

「在特定时间段,我们对 W-2 送餐员进行了彻底检验,但那是在我们提供交通工具时,」Spoonrocket 总裁 Steven Hsaio 在采访时说。「这并非经济合理的决策。」

像很多创业公司一样,Spoonrocket 如果愿意有能力承担将合同工全部转成正式员工的成本。(五月,该公司宣称在以 Foundation Capital 为首的融资中已筹集 1100 万美元)但是优化发展意味着降低成本,而降低成本则意味着不断寻找新方法改掉效率低下的做法。Hsaio 说 Spoonrocket 可能将试验一种新模式——根据送餐员愿意行驶的距离支付报酬。

「,我认为这种方式十分好,」Hsaio 说。「我们无法告诉送餐员做什么或是怎么工作。他们是自己的雇主。」

一名 Spoonrocket 前合同工 Billy Hasan 直到今年六月还在为该公司送餐,他记得公司从按小时支付工资转变为以佣金为基础支付报酬的时刻。Hasan 说,根据旧系统,他通常在六小时轮班可赚取 50 到 60 美元。而在新系统下,他需要花 8 或 9 个小时才能赚到同等金额。

「转变之前,感觉是一个大团队一起工作,」他说。「转变之后,有点『我们不在乎你们,我们只在乎赚的钱。』的感觉」

法院可以打破 1099 模式吗?

六月,一群 Uber 司机对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和马萨诸塞州的公司提起了集体诉讼。司机们的代表波士顿律师 Shannon Liss-Riordan 声称,Uber 因错误地将这些司机归类为独立合同工而要求他们承担正式员工不需要负责的维修保养费。(在一份波士顿环球报声明中,Uber 表示将「积极捍卫乘客享受竞争及选择的权力,并保护司机开展自己的小生意的权力。」)

并非只有创业公司存在员工归类错误的问题。但他们确实易受法律变动影响。要求一家 1099 创业公司将其合同工归类成 W-2 员工,实际上就影响了它降低价格从竞争中胜出的能力——很多情况下,这种能力正是投资者初感兴趣的主要原因。

「如果司机都被归类为正式员工,那么公司的经营模式马上将难以维持,」MIT 公民媒体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Denise Cheng 对环球报说。

联邦上诉法院八月的一项判决对 1099 型创业公司发出了警告:该法院发现加利福尼亚 2300 名 FedEx 快递员被错误地归类为独立合同工,因为 FedEx 对他们的时间安排及工作方法进行了广泛控制。「快速员必须穿 FedEx 制服,驾驶 FedEx 认可的交通工具,并按 FedEx 的仪容标准装扮,」William Fletcher 法官说。由三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终判决:由于合同工被当作正式员工对待,他们有权享受正式员工福利,如加班费和报销费。

这对于诸如 Homejoy、Spoonrocket、 Uber 这样的创业公司的隐含威胁不言而喻。法官告诉 FedEx:如果想用独立合同工,就需要让他们真正的自主。

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

由于部分创业公司在进一步推行 1099 模式,部分面临法律控告,一小部分的创业公司正试图扭转局面。

创业公司是否存在合同工问题

一家纽约清洁服务公司 MyClean 在成立之初就实行 1099 模式。但是它发现顾客对于使用来自第三方机构的清洁工表示不满。(该公司博客上一则文章写道「我们在 Yelp 上的一星评论大多都来自那个时期」。)因此 MyClean 的总裁 Michael Scharf 和首席运营官 Ken Schultz 决定推行内部管理,雇用这些清洁工而不是视其为合同工。

Scharf 说,转变成 W-2 劳工模式导致人工成本比竞争者高出 40%。但同时也改善了顾客满意度及公司业绩。MyClean 目前拥有 200 名正式员工,并在过去两年成长为年收入达到 800 万美元的企业。

「我们将独立合同工视作一种法律风险,」Scharf 说。「我们还想拥有掌控力,能对员工进行管理、调遣、培训并使终服务按正常流程呈现的能力。我们希望 MyClean 拥有一致性的服务水平。」

Munchery 是另一家抵制 1099 趋势的公司。它是旧金山一家提供送餐的创业公司,自其 2012 年成立以来已筹集 3,200 万美元风险投资基金。与 Spoonrocket 不同,Munchery 将其送餐员归为正式员工,只要员工每周工作至少 30 小时就给予保健福利。

Munchery 的共同创始人 Tri Tran 并不介意继续坚持成本更高的劳工模式。「我们明白送餐员是公司的门面,」他说。「只有他们与顾客有面对面交流,因此需要很好地代表公司。当使用合同工时,这种效果并不好。因为他们并非真地在乎公司形象。不久前,我们意识到使用合同工不合适。」

使用 W-2 员工提供服务的公司,包括送餐创业公司 Sprig 和人力储备创业公司 MakeSpace,都面临着 1099 型竞争对手的严峻挑战。在 Uber 以前,如果你想雇用一名清洁工,你可以选择传统的女佣服务或自己寻找一名独立合同工。但是像 Homejoy 这样的创业公司将这两者结合起来,让单独的从业者们集合在一个资金雄厚的总公司名下。如此一来,很多顾客无法区分前后的差别。

某些创业公司克服困难的能力惹怒了他们的竞争对手。

「在没有法律的世界,供给某些人物资,训练他们,在背地里塞给他们 30 美元是可以的,」MyClean 的首席运营官 Ken Schultz 说。「但是我们现在有法可依,因此员工拥有了权利。我们希望有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

硅谷能学会采用 W-2 模式吗?

终,合同工通过诉讼及集体努力迫使很多 1099 型公司全面检查自身做法。但更有可能硅谷首先会自我调整。如果如 Munchery 和 MyClean 所说,直接雇用的员工会比独立合同工提供更好的服务,市场自然会相应地回馈这些公司。

已有迹象表明,大变动即将到来。在今年的 TechCrunch Disrupt 会议(我次听说「1099 经济」的地方)上,创业公司竞争中脱颖而出的是 Alfred——一家提供个人服务的创业公司,它派遣人员去客户家里帮忙在冰箱中存储东西,叠衣服,以及以各种方式解决顾客烦恼。

像 Homejoy 一样,Alfred 提供私密的个人服务,要求顾客与公司之间有的信任。不同于 Homejoy 的是,一旦员工每周工作超过 20 小时,它将长期雇用他们并给予福利。Alfred 明白短期内这种模式成本较高,但是它希望在发展过程中能收获到快乐的员工及满意的顾客。如果有效,它将能说服硅谷其他 1099 型创业公司扩大正式员工规模并创造更大利润。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