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我们为什么不需要担忧确有泡沫的科技领域

2019年03月14日 栏目:法律

本文来自《经济学人》站,由虎嗅翻译:15年前的12月,距离互联泡沫破裂只有数周。现在,经历了那场惨败的老人们可能已经看到一些相似的预警讯

本文来自《经济学人》站,由虎嗅翻译:

15年前的12月,距离互联泡沫破裂只有数周。现在,经历了那场惨败的老人们可能已经看到一些相似的预警讯号。银行家和律师由于过高的办公成本而被赶出了旧金山的中心商业区;所有在建的、8层以上的楼群都被科技公司占有。

在2013年,来自美国的MBA学校的毕业生约有百分之二十的毕业生加入了科技公司,这几乎是加入投行毕业生数量的两倍。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发出警告:社交媒体公司的价值已被高估,但是这一问题仍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重视。

如今的耶伦和1999年的其前任艾伦·格林斯潘如此类似,那时,格林斯潘也曾发出这样的警告。

好的公司管理又一次被人忽视。今年9月在纽约股市成功IPO(首次公开募股)的中国互联巨头阿里巴巴集团使用了拜占庭式的法律架构,但是,这家公司的股价已经涨了58%。Uber等初创型公司的高管们也都表现出有恃无恐的态度。

但是,如果以上一次互联泡沫破裂之前作为标准来看,今天的科技行业并没有处于实在的泡沫之中。由主要科技股组成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预期市盈率为23倍,与2000年时100多倍相距甚远。2000年时,投资杂志《巴伦周刊》发表了分析文章,指出当时的51家上市科技公司将在一年内花光所有钱。而在今年的12月6日,该杂志又发布了类似的分析文章,但说只发现了5家上市科技公司面临资金不稳的困境。

当下许多资本过热的痕迹是远离大众视野的,主要存在于两大领域:例如亚马逊和谷歌之类的大科技公司内部,他们将大量资金花费在仓库、办公室、人员、机械以及并购其它公司等方面;除此之外,存在于蓬勃发展的私有市场上,这一领域风投资本公司和其它交易商都竞相投资新兴的科技公司。

那些大型科技上市公司普遍不差钱,开支近年来也是节节攀升。Facebook就是典型例子,今年10月,Facebook称其2015年的运营成本将增长55%到75%,高于其营收增长预期。就不用提及资金吃紧的创业者所经营的小公司了。现在,硅谷的标志主要集中在那些已然成为全球的投资人当中。另外,苹果、亚马逊、Facebook、谷歌和Twitter等公司在过去1年的投资总额已经达到660亿美元。

这660亿包括研发并购在内的一系列支出等,是他们在2009年投资额的8倍还多,甚至是整个风投行业投资总额的两倍之多。如果不算苹果,这些投资额也占到了这些公司产生的现金流的大部分。总体而言,这5家科技公司目前在全球投资的公司数量都不止一家,他们的投资总额也超过全球的任何一家公司,甚至超过了俄罗斯能源巨头Gazprom、中石油和埃克森美孚等大公司,这些能源巨头每年的投资额在400亿美元到500亿美元之间。这5家科技公司共拥有600亿美元的房产资本和设备资产,几乎与通用电气公司不相上下。但是,他们的总员工数量只有30多万人。谷歌公司还说,该公司已决定“继续走在投资的前沿阵地”。

大公司也不是不在核心业务领域之外展开投资,来应对变幻莫测的趋势。亚马逊公司就大力投资内容,并于近期收购了视频流公司Twitch。另外,谷歌公司加大力度投资无人驾驶汽车、机器人和家用恒温器等业务。Facebook收购了虚拟现实头戴设备公司Oculus VR。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还称,这笔投资不会马上得到回报:“要想得到回报,还需要再过上几年。”

只不过,这些钱花的目的在哪里呢?苹果公司仍然具有极强的盈利能力,而其它公司都有不良的盈利记录。在计入了股票期权成本之后,谷歌的资本回报率已经跌至20%左右。亚马逊一直没有产生大量的现金,从长期看,亚马逊也释放出征兆不祥的信号。如今几乎没有几家公司知道如何在一夜之间制定花费数百亿美元的方案。

此前的业界巨头,如诺基亚、雅虎和微软等公司都在他们表现不尽人意的相关领域进行大规模的业务收购时,像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一直由成熟的管理者掌控的公司在花费资金方面不会受到太多限制。现在,科技行业的5大明星公司都拥有大量资金,而且其中的大部分都在海外,处于避税的考虑,这些公司在可以花钱时反而更肆无忌惮。

Uber在12月4日以400亿美元的估值私募12亿美元。这一点充分证明了科技行业的第二大泡沫领域存在于私有市场。中国的搜索引擎百度公司也计划买入Uber的股权。据市场研究公司VentureSource的数据,有48家得到风险投资公司支持的美国公司估值都达到10亿美元以上,回顾互联泡沫高峰,只有10家这样的公司。今年10月,一家成立仅一年、名为“Slack”的软件公司估值竟达到11亿美元。目前来看,今年可能是自2000年以来风险投资额的一年。

潜在原因是,企业家都期待能够避免IPO中的官僚制度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现在,他们有了一些替代性的方法融资,并将可交易的股权奖给员工。除了风险投资公司之外,

我们为什么不需要担忧确有泡沫的科技领域

还有更多的机构性投资者也加大对私人科技公司的投资力度。与2000年不同的,他们投资的公司都具备了一定的规模。比如,Uber预计到2015年底时,其毛营收有望达到100亿美元,Uber自己将从中提留约20%的佣金。

但是对于明星公司的过分追捧让一些投资人担心它们的估值存在巨大泡沫。其中的就是马克·安德森,他曾说,估值“有些过火”,并呼吁对此加强管制。与此同时,有银行家也发出预警称一些成功的基金公司都在盈利时选择退出。这种状况已激励了一些风投采取“押注彩票”的方式。在近期公开上市不久就股价大涨的科技公司中,就包括P2P贷款平台Lending Club,以及两家大数据软件公司New Relic和Horonworks等。

如果这些公司能够一直保持稳定快速的发展势头的话,那么这些公司的“罪行”可以被忽略不急。截至现在,这些公司还没有明显减弱的迹象。但是,如果这些公司在今后出现增速放缓的情况,那么当前的投资潮就可能是一个可怕的错误,不但会损害他们自身的利益,更损害资助他们的投资者,当然,这也是投资公司和投资人的错误。

不过,社会各界不需要这么焦虑。在1999年至2000年期间,初创公司和科技巨头创造了就业,他们也投资了新技术和基础架构,此举促进长期的经济增长。这次,科技市场增速放缓产生的负面影响不会蔓延到更大的领域,这种影响基本只局限在私人市场中,以及几家拥有强大资金实力的大公司。硅谷依旧充满着浮华、泡沫、人才以及过剩。

再说了,哪怕泡沫真的破裂了,它所产生的危害也必定比2000年小很多,所以我们不必为此感到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