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三百九十九章 对立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汽车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三百九十九章 对立一队、二队、三队……四面刘宇三人脸都白了。“怎么办?”这三个字何曾从6琪琪嘴里说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三百九十九章 对立

一队、二队、三队……

四面

刘宇三人脸都白了。

“怎么办?”

这三个字何曾从6琪琪嘴里说出来过,她从来都是用一道道风刃解决问题。

6琪琪自己都不知道,她心里对田二苗已经产生了依赖感。

“我丢火球,你释放风属性,咱们打开一个缺口,我不追上那两个人誓不罢休!”

田二苗是怒了,你们逃就逃吧,我们不见得追,竟然搞这么一出。

“还没找到路教授。”刘宇提醒道。

6琪琪也提醒:“还没见到灵狐。”

他们的意思很明显,是不是把正事办了,再解决恩怨。

“不耽误。”

说着,田二苗一马当先,接连丢出好几个火球。

不得不说炼气境四重的火球威力不可同日而语,光就形状来说,就不是炼气境三重能比拟的。

6琪琪不是次见到田二苗释放火球。

再次看到心里依然震惊。

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6琪琪看不出田二苗有火属性的体质,也看不出他的功法偏火,为何就能释放出威力吓人的火球呢?

6琪琪是了解术法的,她的风刃就是术法的一种。

然而,6琪琪始终觉得,术法也要和体质或者功法相配合才是。

而且,田二苗不止能释放火球,还有冰……

“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男子?”

6琪琪心里想着。

“你愣着干什么?”田二苗喝问一声,6琪琪才回过神来,手一挥风起。

轰!

火势烧起,并且快蔓延,田二苗先一步,其他人紧跟。

又是一道火球释放出去,同时,田二苗说道:“咱们的默契呢?”

“啊?”

是的,6琪琪又走神了。

她急忙挥着手臂。

接连两次被质问,按6琪琪的脾气,即便是自己的错,她也不会有好脸色的。

可是,此刻,她心里竟然没有任何涟漪或是想法。

小白看的明白,嘀咕着:“这就是潜移默化啊,还是排长说的对,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二苗的感染能力太强了,以后和他少说话。”

田二苗和6琪琪打开了一个缺口,并且强大的灵火也影响了周围的灵兵。

几人快的冲出去。

灵兵追击,田二苗回头就是一击火球。

这次不用田二苗说,6琪琪用风势加大着灵火的威力。

“终于跑出来了。”

贱人嘘了一口气。

田二苗突然停住,闭眼散出灵识。

睁开眼后,他盯着前面一个大宅,像个城主府的宅子,田二苗冷笑一声:“我看你们还玩哪里逃!”

“那两个人在里面?”6琪琪问道。

“灵狐也在里面。”田二苗说道。

“真的?”6琪琪大喜。

“还有很多人,来古城的基本都聚集在了这里。”

田二苗说道。

“路教授他们可在?”刘宇问道。

“不在。”

田二苗确实没有感受到路教授他们的气息。

“难道路教授没有被人带进这里?”刘宇纳闷了。

“先进去再说。”

田二苗走向城主府。

几人穿过了两个院子,沿着假山绕到了一个如同训练场的地方。

训练场有足球场一般大小。

已经站了很多人,那两个人也在。

并且,田二苗还看到了老熟人。

田二苗几人的到来,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

“田二苗,你也来了……”

赵博林大喜过望。

“你们赵家也参与了?”田二苗道。

“都参与进来了。”赵博林说道:“眼下很棘手,各方势力都围着那个石猴像,谁也不会退出。”

“我感受到了灵狐就在石猴像当中。”6琪琪激动的说道。

“不错,灵狐确实藏在里面。”赵博林道。

“那就凭本事咯。”

田二苗走向中央,石猴像就在正中央。

“小子,你竟然逃过了灵兵的追击……”尖嘴猴腮的那人不可思议的叫道。

“哼!”

田二苗低哼一声,身形刹那消失,来到那人面前,一指点在了他的额头上,下一瞬,火冒出。

“啊!”

尖嘴猴腮那人惨嚎一声。

另外一人急忙喊道:“黄粱梦,你们黄家没有表示吗?”

不错,他们是黄家请来的。

“黄粱梦。”田二苗看了眼黄粱梦,黄粱梦竟然恐惧田二苗的眼神,脚步连退。

不过,田二苗没有管他,而是攻击向另外那人。

同样的火,连杀两人!

“小子,无缘无故杀我黄家请来的人,是不是不把我黄家放在眼里?”黄粱梦身旁的一个老婆子睡眼惺忪的样子,她眯着的眼睛里却有精光闪现。

“黄家算个屁!”

田二苗喝了一声。

他这句话直接把好多人弄傻了。

黄家算个屁?

黄家是陕中的黄家,古家族啊。

你是霸道,来到就杀两人,可,你不能不把黄家放在眼里啊。

“这小子是谁?”

有人问道。

“不知道。”

“和6琪琪在一起的,国家道场的?”

“国家道场里好像没有这号人……”

“而且,国家道场做事一向低调,因为,他们的行动很大部分代表着国家的意思……”

“你这话是说,国家要对黄家动手了……”

“这不可能吧,这么多年,国家从来都是以安抚的姿态与古家族打交道。”

“谁知道呢,黄家近越来越张狂,我们修真者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不顾法律,可是,你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啊,而且,公然要绑走国家的考古学家。”

“黄家绑走路一平,我也听说了,只是,一个路一平为什么能让黄家走向国家的对立面?”

“你难道没听说,枢纽。”

“什么枢纽?”

“一只手。”

“一只手?”

“一只仙人的手,那只手就是枢纽。”

“咱们来这里不是为了灵狐的吗?”

“灵狐和仙人的手比孰轻孰重?”

“我在古籍中看到过,说那只手才让古城维持至今,其中蕴含的能量吓人。”

“所以说,在的利益面前,黄家是什么都不顾了。”

“哎,你们说古城为什么就出现在陕中的地盘呢,便宜了黄家。”

“呵呵,这小子出现了,他如果真是道场的人,黄家的结局怎样还不好说。”

“静观其变吧。”

周围的声音被田二苗听的一清二楚。

仙人的手,他很感兴趣。

路一平等人果然是被黄家的人绑架走了,黄家还真的很能跳啊。

“你们这么能跳,是真的很想死啊。”

杭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医生
成都九龙医院看病贵吗
安顺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贵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深圳牛皮癣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