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哑橙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健康

一、村里的傻子曹家村里住了一个傻子。这个傻子还是个单身汉,今年二十八,仍然在家里吃闲饭。村里的媒婆替他介绍媳妇儿,可没哪个愿意嫁给他。原因大

一、村里的傻子曹家村里住了一个傻子。这个傻子还是个单身汉,今年二十八,仍然在家里吃闲饭。村里的媒婆替他介绍媳妇儿,可没哪个愿意嫁给他。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虽然这傻子长得虽然是一等一的好,可脑袋不灵光,以后难道要靠女人来养?某天,傻子来到河边捉鸭子,却被同村的马方乾给欺负了。马方乾把他家的鸭子绑住,讥笑:“姓席的,今天你这鸭子,是烤着吃?还是炖着吃?”傻子席晔愣愣地盯着他:“这是我的鸭子……”“你的鸭子?”马方乾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把鸭子撇到一边去,上前推了他两把,“现在是我的鸭子了,知道为啥么?因为你脑袋里装的都是豆腐渣!”语毕,他大大咧咧地将鸭子捉走了,徒留席晔一人呆愣在河边。回到家,席母听闻鸭子不见了,斥责他:“你不知道去抢啊?”“他说那是他家的鸭子了……”席晔反驳。席母恨铁不成钢:“你这个榆木脑袋哦!”由于村里大部分人都谣传说席晔生来就是个傻子是因为当年席母生他的时候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席母生二儿子的时候特别注意。或许是上天怜她,席家的老二席川居然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并且在二十三岁那年就早早地取了村里大户人家出来的乔小姐。可这大儿子眼看就要到三十了,却还是没动静。这天,席家夫妻俩秉烛夜谈之间,商量着给大儿子买一个媳妇儿。“我们花点钱,去隔壁村买个媳妇儿回来。这老大都快而立之年了,连个女人的衣角都没摸到过。眼看着这老二的媳妇儿开年就要生了,咱们做父母的,也要一碗水端平。”席母叹道。席父想了半天,点头:“我看这法子行。”说干就干,第二天席母就去找到隔壁村权威的媒婆,问她哪家的姑娘愿意嫁给席家大儿子,席家愿意出两万块的聘礼。媒婆有点为难:“你那大儿子的情况,这附近的人都知道,着实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啊。”席母掏出一千块钱递给她:“李婶儿,这是点心意。”那媒婆半推半就地接下钱,终于松了口:“其实,我倒是知道个,也是我的本家,可就是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席母一听有戏,赶紧问:“哪家的闺女?”“就是你们村的,李绮橙。”“可她带着孩子啊。”媒婆道:“就是怕你们不愿意。不过你想想,这孩子都六岁了,也懂事了。到时候她嫁到你们家来,再生个不就是了?”李绮橙是曹家村一个未婚生子的女人,这孩子的父亲也不详。她孤苦伶仃地带着孩子,这些年没有一个人问津。席母想了想,摆摆手:“还是让我考虑一下。”当晚回到家,她把这件事和席父说了。席父表示想听听大儿子的意见,便把他招到房间里来。看着大儿子这上等的好模样,席母暗自叹了口气。要是他和正常人一般,恐怕早就娶妻生子了。“席老大,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娶媳妇儿?”席父问他。席晔反问:“‘媳妇儿’是什么?”“就是晚上和你睡觉的,替你生娃的女人。”席晔想了半天,点头:“我想娶媳妇儿。”席父又问他:“那你有中意的姑娘么?”“什么叫‘中意’?”这一问一答的,把席父差点给搞崩溃。他便直截了当地问:“你认识离咱们家不远的那个李绮橙么?”席晔的脸上慢慢呈现出异样的红晕,半响后,他点头:“认识的。”“那你想不想娶她做媳妇儿。”他思考了半天,问:“娶了她,我就可以和她睡觉了么?”“是的。”“那我要娶她。”他傻里傻气地说。席母闻言,赶紧旁敲侧击:“儿子,你为什么想娶她?”“因为可以和她睡觉啊。”他答。“那妈问你,你为什么想和她睡觉?”席晔答:“因为她是我媳妇儿。”“……”绕来绕去的,把这老两口都给绕晕了。两人把席晔赶出了房间,又商量起来。“我看有戏。”席母说。席父抽了口烟,慢悠悠地说:“那是他不懂,图个好耍。”“那他什么时候能懂?有个媳妇儿相互照顾着,也比孤家寡人没人暖被窝强。咱们也别挑三拣四的,明天就去问问,看那李绮橙愿不愿意嫁到我们家来。”夜深了,微风拂人,村里那条河倒映这皎洁的月光,像一条银带。在半山腰的一间平房里,李绮橙正在给儿子缝衣服。西瓜半夜醒来,吵着要吃糖,可家里穷,别说糖,有时候连米都吃不起。她一边安抚着儿子,一边去把柜子里仅剩的一点白糖倒出来,用开水冲了给他端过去。好不容易把儿子重新给哄睡着了,她轻手轻脚地把箱底的钱拿出来,数了数,垮下脸来。地里的庄稼收成也不好,家里仅有的两头猪也老了,眼看着孩子就要上学,这学费去哪里凑?透过昏黄的灯光,李绮橙看向床上的儿子,小小的脸已经长开了,模样俊俏,一双卧蚕眼漂亮有神。她把衣服缝好后,也和衣躺下。今下午李婶儿来找过她了,说是那席家的大儿子愿意娶她,问她干不干。席晔啊……那可是个傻子,七年前她就领教过他的傻了。那晚,李绮橙失眠到三点才睡着。第二天,席母顶着炎炎烈日,带着大儿子来到半山腰,找到她。见到这傻子后,李绮橙明显愣了下,随后局促地低头:“有事么?”席母热络地上前拉住她的手:“绮橙啊,昨天李婶儿来找过你了吧?”李绮橙:“找过了。”席母也不拐弯抹角:“那你的意思是?”李绮橙还没来得及回答,一直站在一旁的席晔却突然走上前拉住她:“我认得你,你是我媳妇儿。”她见到他那张俊脸,脸一下就红了,也不知道想起什么事情来。席母扯过大儿子:“别动手动脚的,人家还不是你媳妇儿呢。”“她就是!”席晔皱着眉坚持。“还没过门儿。”席母纠正他。“我和她睡……”话说到一半,他就把嘴巴闭得紧紧的。席母有些疑惑,不过这儿子脑袋不行,抽风是很正常的,便没理会,转过头问李绮橙:“绮橙,你的意思是……”李绮橙看了眼那傻子,想起还在外面玩耍的儿子,终应了。傻子急急忙忙拉过她:“媳妇儿。”生怕她跑了一般。席母没注意到两人的动作,只是笑开来:“好好好……”半个月后,李绮橙带着儿子嫁到席家。这个消息在曹家村传开来,有些人就在暗地里观察,说那孩子就是席傻子的,“你看那眼睛,一模一样的。”这话传到了席母耳中,她也觉得疑惑,便仔细对比了那一大一小的眼睛,发现真真是一模一样的。这下可把老两口给吓傻了,赶紧把大儿子拉到房里去问。“儿子,妈问你,你以前和你媳妇儿认识么?”席晔点头:“是啊。”“那,你知道西瓜是谁的儿子么?”他不太明白这个概念,支支吾吾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席母赶紧说:“你和女的睡觉后,就会有儿子。”傻子绕了好半天,才绕清楚。他嘟嘟嘴,道:“嗯,西瓜是我的儿子。”傻子无意间的一句话把老两口炸得说不出话来。“你和李绮橙睡过?多久以前的事情?”席父问他。“我不记得了。”后来,老两口又把李绮橙叫来,问了她这件事。李绮橙一开始不肯承认,后来席母脸色严厉起来,她这才点头:“西瓜是他的儿子。”这下所有人都震惊了。“那你怎么不早点说啊……”席母叹气。李绮橙低着头:“我怕你们看不起我,说我和他通jian。”那个傻子,也不懂什么是“责任”,做完就把这档子事儿给抛到脑后了。谁知李绮橙后来怀孕了,她只好偷偷把孩子生下来。可孩子生下来后,这傻子见到她却像是没事人一般。害得她以为他不想和她扯上关系,便把这件事一捂到底。晚上,傻子要和她“睡觉”,她没好气地拒绝。“为什么不?你现在是我媳妇儿。我妈说过,媳妇儿要和我睡觉的。”他理直气壮地说。李绮橙问他:“你为什么不认得西瓜是你儿子?”傻子答:“我为什么要认得?”她知道和傻子说不清楚,索性睡到里面去。可他不依不挠,脱了裤子要上来耍流氓,“媳妇儿,我痛。”他指了指那巨大的丑东西,憋屈道,“它要进你的洞。”“我不要。”她躲他。这可傻子像是开窍了一样,欺身上去,扯掉她的裤子,闯进去,动了两下。“媳妇儿……”李绮橙羞红了脸,没两下全身都红了。傻子本能地低头含住她的唇,跟野兽一样亲。她轻轻叫了两声,惹得他加快动作。时候,她躺在他怀里,心想,这傻子,根本不傻。“媳妇儿,我以后要养你和儿子。”他突然说。李绮橙问:“你懂什么叫‘养’么?”“就是把你们喂得白白胖胖的。”她心里委屈,问他:“你这几年为什么一直不理我,你有别的喜欢的姑娘了?”席晔诧异:“什么叫‘喜欢’?”李绮橙解释给他听:“就是你见到一个人,会想要去碰她,会想她。”傻子想了半天,说:“那我喜欢你。”她一下子愣了。“我没有喜欢别的姑娘。”他又强调。“那你回答我,为什么不理我?”傻子:“是你让我不来找你的呀。”李绮橙傻了,“我没说过这样的话。”“你说,‘走开’。”他有模有样地学着。那天,在后山那堆草垛里,李绮橙面红耳赤地穿好衣服,见他又要扑上来,便娇嗔了一句:“走开。”傻子不理解,委屈地走开了。后来铭记于心。她回想起这一段来,又气又好笑。可想着他傻,脑袋转不过弯,肯定把这句话牢记于心了。真是蹉跎。李绮橙成了席家的人后,勤劳得很,每天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席母心疼她,不让她干重活。席晔便自告奋勇:“妈,我去做农活,你别让我媳妇儿累着了。”席母感慨儿子终于长大了:“好好好,不让她累。”她这大儿子虽然傻,可疼媳妇儿比谁都厉害。第二年,李绮橙就生了个女儿。席傻子后来带她去镇上做检查,经过一家彩票店时,在李绮橙的怂恿下,买了一张彩票。“反正又花不了几块钱。”她说。傻子不懂那是什么,掏钱买了。结果,中了五十万。这笔钱被席家老二拿去投资煤厂,赚了一大笔。后来一家人在村里盖了洋楼,和和美美地过下去。……“就这样完了?”李绮橙窝在他怀里,问。看了眼妻子,席晔扯唇:“怎么样,我编故事的能力还不错吧?”“嗯,还行。”她想了想,道:“为什么要给我讲这个故事呢?”他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皮,柔声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就算我变傻了,也是疼你的。我们错过那七年,只是惩罚我们的无知。不过,我还是把你找回来了。”——二、护妻狂魔vs护妈狂魔李绮橙回乡下那两天,席晔跟着追去,顺手把儿子送到席川的别墅,让他帮忙照顾几天。席川:“你确定要把他放在我这里?”“我这不是要去追你大嫂么?”,西瓜被送到席川家。叔侄俩初初相见时,西瓜有点怯。一来是他本身就是个羞涩的孩子,二来……席川看起来的确不太讨小孩子喜欢。有孩子在,席川便不能整天泡在停尸间。他从老宅要了个临时的阿姨过来做饭,每天早上六点半准时叫醒西瓜,吃完早饭后送他去上学。等西瓜放学后,席川带他去吃蛋糕。对于这位不苟言笑的二叔,西瓜觉得有点怕,尤其是他的大房子里还有很恐怖的房间。当晚,席川坐在沙发上研究一份关于病毒的报告,西瓜从一边跑到他面前,把作业本递给他看。“二叔,这道题我不会。”席川放下手上的东西,接过他的作业本,扫视一番,挑眉:“很简单,等于二。”西瓜皱眉,想了想:“怎么做呢?”席川提笔,“唰唰”把过程写了下来,并且给他分析了出题人的心思以及想法。西瓜听得云里雾里,只觉得二叔懂好多,好厉害。他长大嘴巴:“二叔你太厉害了,比我爸爸都厉害!”席川扯了扯唇角,“谢谢。”当晚,一个小不点儿占了他的床。睡觉前,他耐心地提议,“需不需要我给你讲个故事?”“好啊。”于是席川开始讲自己在美国解决的桩碎尸案。等他详细讲下来,这孩子睁大眼睛,听得津津有味儿。“你不怕么?”席川问他。西瓜摇头:“不怕。”“真的?”“嗯!”他又问:“那你怕死人么?”“……嗯,如果是死了的话,我不怕。妈妈告诉我世界上没有鬼的。”第二天,席川便将他领进了停尸间。当看到一具完整的尸体出现在面前时,西瓜瞬间被吓哭了。他赶紧躲到二叔身后,“二叔,我不想看……”“不是不怕么?”席川将他抱起,替他擦了擦眼泪:“别告诉你爸我把你带到这里了。”“嗯!”两天后,叔侄俩没那么生疏了。这天,席川拿了一张照片给他看:“你觉得她怎么样?”“跟我妈妈一样漂亮。”看着照片上的女人,西瓜由衷道。席川皱眉:“她比你妈妈漂亮。”“那我改口,她没有我妈妈漂亮!”“不对,比你妈妈漂亮。”西瓜嘟着嘴问:“她是谁啊?”“我未来老婆。”席川很得意。说完,他妥帖地将照片塞进大衣口袋里。西瓜:“为什么是‘未来老婆’?”关于“未来老婆”这个概念,席川耐心地和他解释了一番。“我知道,二叔你这叫单恋。”席川憋了一肚子气,可这小屁孩说的是实话。他只好说:“我未来老婆的确比你妈妈漂亮。”“没有!”西瓜反驳。“你可以反驳,但是你不能否认事实。”他加重语气。西瓜盯着他,忽然就盈满泪水,“哇”的一声哭了。这下,席川才意识到他居然和一个七岁不到的孩子较真了。他定了会儿,把纸巾递给西瓜:“别哭了。”“明明是我妈妈更漂亮……二叔你逗我……”西瓜边抹眼泪边说。他皱眉,懒得和小屁孩计较:“别哭了。”晚上睡觉前,西瓜向他道歉:“二叔,对不起。”“你承认我老婆比你妈妈漂亮了?”西瓜摇头:“不是。”他心虚地指了指门口边那条柯基,“我把小狗的耳朵涂成黑色了……”席川淡定地看了柯基一眼,“你承认,我就原谅你。”半天过去了,西瓜低头,“好吧,你老婆比我妈妈漂亮。”席川满意地笑了。——三、七年之痒“七年之痒”——夫妻婚姻到了第七年可能会因婚姻生活的平淡规律,感到无聊乏味,要经历一次危机的考验。对于李绮橙来说,她的七年之痒在于性生活的不协调。工作回家,面对精力旺盛的丈夫,她每次都感到力不从心,任由他折腾自己。席晔近些年来是愈发地成熟有魅力,外面那些女人也经常盯他,跟饿了几百年的母狼一般。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胸和臀部,决定去报一个瑜伽班。这天,席晔不动声色地暗示她,想要在结婚纪念日那天去一次温泉。李绮橙推掉工作,偷偷带上情趣内衣,跟着他在纪念日那天去了温泉。还是他们当初去的那家,连老板都没变。她趁着他去泡的时候,赶紧换上情趣内衣。席晔正在温泉里闭着眼享受,脑海里全是她曼妙的身姿。再次睁开眼时,只见烟雾缭绕中,一个穿着透明蕾丝内衣的女人站在温泉旁。他瞪大眼,“老婆……”怎么今天他才突然,她的身材比以前更好了?李绮橙款款朝他走来,走到离他不到一米的地方,却被他猛地扯过去。两人从温泉池闹到房间,再从房间闹回温泉池,等结束时,已经是三个小时过后了。席晔抱着她,感慨:“看来我以后要更加努力了。”李绮橙看向他,犹豫了很久,问出口:“你会不会觉得,我们的性生活很无趣啊?”“无趣?无趣能做三个小时?”他亲了口她的脸颊,“你的胸更加有弹性了。”“流氓。”她捶了他一记。之后,她又问:“你出去……看到那些年轻姑娘,会不会觉得我成糟糠妻了?”这下席晔算是明白了她在计较什么了。他欺身压着她:“年轻姑娘再年轻,都不是我老婆。我老婆美,美得我想死在她身上。”“七年之痒……”一杆进洞。席晔轻笑:“是很痒,你无时无刻都让我心痒。”(完)

哈尔滨医院治白癜风
江苏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渭南治疗白癜风医院
枣庄好的治癫痫医院
深圳孕前女性体检项目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